您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 黄伟林:桂林文化城的另一种温故

黄伟林:桂林文化城的另一种温故

张弘 文/摄

4月16日上午,广西师大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黄伟林应灵川县文新广体局的邀请,携新书《历史的静脉—— 桂林文化城的另一种温故》,在ww best365_best365中文_best365是什么与大家分享自己对桂林文化城的理解。

为什么说抗战时期的桂林是文化城?

桂林文化城,特指1938年至1944年的桂林城。

桂林文化城在当时是一个约定俗成的名词,当年有一篇文章《桂林新闻事业》说道:桂林的文化城,既与重庆的政治城,贵阳的交通城,昆明的商业城等量齐观,而称为今日中国四大名城。

可见,文化城是当时桂林的专属名词。

为什么名之以桂林文化城?是因为当时的桂林是中国的文化中心。

我们知道,现代中国的文化中心是北京和上海。

然而,现代中国30年,有6年时间,文化中心在桂林。

所以,人们称那6年的桂林为文化城。

最能体现文化的直观形象的,应该是新闻出版和文学艺术。桂林恰恰在这两方面,堪称独占鳌头。

桂林是出版城

当时的桂林,有大约200家左右的书店,当时的书店很多相当于今天的出版社。今日中国大陆,大约有500家出版社,今日桂林,只有两家出版社,而当时的桂林,竟然有大约200家出版社。这个数字即便放在今天,也是惊人的,何况是在70多年前。

当时的桂林,用出版家赵家璧的说法,自由中国百分之八十的精神食粮——书,是桂林生产的。百分之八十,这个数字同样惊人,令人难以置信,但是,赵家璧是中国着名出版家,他的文章《忆桂林——战时的出版城》,刊登在1947年的《大公报》上,白纸黑字,让人不得不信。

当时的桂林,有一条路,这条路现在还在,与70多年前相比,长短宽窄可能都差不多,这条路当年叫桂西路,如今叫解放西路。当年的桂西路,因为书店林立,多过饭馆,多过衣铺,甚至多过所有商店的总和,所以被称为书店街。现在全国着名的街也有不少,比如北京有什刹海,上海有石库门,阳朔有西街,成都有宽窄巷子,不久前桂林有了东西巷,但是,这些街在我看来,都无法与抗战时期桂林桂西路的书店街相提并论。当年在这条街,经常可以遇到茅盾、巴金、艾青、田汉、欧阳予倩、夏衍等文化名人。

当时的桂林不仅桂西路上有许多书店,桂北路、桂南路上也有不少书店,前两年桂林在三多路和中山中路的交叉处做了一个文化地标——生活书店。生活书店就是如今三联书店的前身,当年生活书店的分店就在三多路东头的桂南路上。正是因为桂林有如此多的书店,正是因为桂林生产出版了如此多的书,因此,当时的桂林就有一个称号——出版城,为自由中国提供精神食粮的城市。

桂林是戏剧城

桂林不仅是出版城,而且还是戏剧城。

《历史的静脉》专门收有一篇《戏剧城》的文章,不妨引录一段:

如果说当年书店在桂林文化城鳞次栉比,那么,戏院在桂林文化城则称得上星罗棋布。

据1942年出版的《桂林市指南》记载,1941年,桂林有三个平剧(京剧)院、两个桂剧院、一个湘剧院和一个粤剧院,平均每天观众在两万人左右。“华灯初上,各院均满坑满谷,坐满了人们,观赏台上的艺事,以谋精神上的调剂。”其时,国民大戏院是居桂林营业之冠的剧院,台柱刘筱衡为南方四大名旦之一,老生郑亦秋、武生周瑞华、小丑筱玉楼俱为一时之选。正阳路的高升剧院由金素秋、徐敏初、冬梅岩、马志宝、金兰香等开演平剧(京剧),也有许多观众。广西剧场主要演出的是桂剧,桂剧实验剧团人才济济,夜明珠谢玉君、庆丰年玉盈秋、小金凤尹羲、小飞燕方昭媛为当时桂剧第一流人物。

其他还有三明戏院、桂林戏院、东旭戏院、百乐门剧场等。这些戏院各有所长,都有各自稳定的观众。当时行家的说法是,“到桂林听戏,到国民看文戏,到三明看武戏”。

白先勇小说《玉卿嫂》曾提到高升戏院,说高升戏院在中山小学斜对面。虽然是小说家言,但他所说的方位与真实的高升戏院是完全对应的。白先勇生于1937年,曾经在中山小学念过书,是一个戏迷,许多桂戏的情节和演员的形象深深印在他的脑海中。

桂林作为戏剧城,除了有许多戏院,每天都有许多戏看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现象,那就是中国最着名的一批戏剧家云集桂林,比如欧阳予倩——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央戏剧学院的院长,比如田汉——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国戏剧家协会的主席,比如焦菊隐——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常务副院长,比如熊佛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上海戏剧学院院长,比如夏衍——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上海人民艺术剧院院长,这些人抗战时期都在桂林从事戏剧文化活动,他们都是中国现当代戏剧界领袖级的人物。正是他们,在桂林文化城领导和组织戏剧文化活动。

抗战时期的桂林不仅有很多剧场、有很多戏剧、有很重要的戏剧家,而且,抗战时期的桂林还发生了一场震惊中外的戏剧事件,那就是西南剧展。1944年2月,欧阳予倩、田汉等人为了庆贺广西省立艺术馆的落成,决定举办一个剧展,邀请西南八省的戏剧人参加。结果,这个剧展来了几十个剧团,上千人,持续了三个多月,演出了一百多个剧目,观众超过十万人,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被认为是中国前所未有的戏剧盛会,是自古罗马以来世界上最大的戏剧盛会。

什么叫温故?

温故,原意是温习旧的知识,我在这里表达的是保存文化记忆的意思。

我们知道,现在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了。在座的“60后”出生的朋友,童年时代面对的生活可能是延续了几百年的生活,比如那些劳动工具,锄头、箩筐什么的,千百年前人们就开始使用了。然而,“80后”出生的朋友,就很少接触这些工具了。这些工具开始以文化遗产的方式存在。

上世纪90年代,随着电脑和手机的普及,时代变化得越来越快。

如果将90年代作为一个时间坐标,那么,往前推十多年,中国人基本还生活在古代社会,往后推十多年,中国人突然进入了现代甚至后现代社会。

这个变化,实在让人眩晕。如今的中国人心理变化了,怀旧感出现了,温故意识出现了,乡愁的感情出现了。

我听到不少人怀念中山路上的骑楼,怀念桂西路上的桂剧院,怀念翊武路上的城墙,但我还怀念如今中心广场和正阳街之间的体育场。

这就是温故,是对历史的一种温情的眷顾,是一种怀抱感情的文化记忆,是一种有温度的文化记忆。

另一种温故

抗战桂林文化城的研究已经有至少60年的历史。

上世纪80年代是抗战桂林文化城研究的高潮时期,许多桂林文化城的亲历者写了文章回忆那段历史。

广西师范大学、广西社会科学院、桂林市政协文史委员会、桂林抗战文化研究会、广西抗战文化研究会,许多机构都有团队进行桂林文化城研究,出版了逾百种有关桂林文化城的研究着作。

这些着作普遍有两个特点:一是关注宏大叙事,着眼于大历史、大政治、大军事、大经济、大文化;二是多为学术着作,采取的是学术着作的写法,普通读者不容易阅读。

所谓另一种温故,就是关注的不仅有大历史、大政治、大军事、大经济、大文化,还有小历史、小政治、小军事、小经济和小文化。

《历史的静脉》就有许多属于小历史、小经济、小文化的话题。

比如,桂林文化城有什么特产、最着名的菜是什么、什么是正宗的桂林米粉、人们如何评价桂林三宝、桂林文化城特别让人们难忘的是哪一出戏?除了桂林山水甲天下,桂林文化城还有什么甲天下?

大家可以翻阅这本书,这些问题都有答案。

比如,桂林最着名的菜是什么?在座的朋友可能会回答灵川狗肉,也可能有人会认为是荔浦芋扣肉。然而,当年桂林最着名的菜不是这种大菜,而是一道素菜,叫月牙山豆腐。

我在《月牙山豆腐》这篇文章中记录了几个着名文化人对月牙山豆腐的推崇,读几段供各位欣赏。

抗战时期,着名戏剧家熊佛西在桂林生活了三年,他在桂林期间曾经写过一篇题为《桂林的三宝及其它》的小品文。他虽然没有把月牙山豆腐列入“桂林三宝”,但他对这道名菜也很推崇,他这样写道:

月牙山的豆腐也很值得介绍,据该山住持巨赞法师云,月牙豆腐所以精美,完全由于做法不同。我们很希望法师大发慈悲,将制作月牙山豆腐的秘诀公诸于世,使芸芸众生都能享受豆腐的美味,法师功德无量矣!

1942年,着名作家茅盾在桂林生活了9个月。在即将离开桂林的时候,1942年11月29日,柳亚子、田汉夫妇等邀请茅盾一家到月牙山吃豆腐,为他们饯行。1985年,茅盾撰文回忆了这次饯行:

月牙山为桂林一名胜,紧傍漓江,山上有寺,殿堂筑于山洞中,山前有一素菜馆,煮的豆腐远近闻名,被誉为桂林三宝之一。我们品尝着滑嫩鲜美的豆腐,远眺笔立的群山,耳听漓水的喧哗,不禁为这几年来国事之艰难,文网之森严,以及朋友们聚散之无常而慨叹。

可惜,如今月牙山豆腐好像已经失传。

什么时候重新开发这一道已经失传了的桂林名菜呢?

大家可以看看这篇文章,里面记录了月牙山豆腐这道菜的做法,说不定对重新开发这道桂林名菜有作用。

这也属于桂林文化城的另一种温故。

什么叫另一种温故?

打一个不那么贴切的比喻,如果说原来大多数有关桂林文化城的书写如同荔浦芋扣肉、如同灵川狗肉,它浓墨重彩、重口味;那么,桂林文化城的另一种温故,就像是月牙山豆腐,它精工细作,小清新。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希望有人喜爱这样的另一种温故。

我还想打一个比喻,桂林文化城宏大叙事就像是山珍海味,桂林文化的另一种温故就像是桂林米粉。

山珍海味高端大气上档次,桂林米粉低调平易接地气。

最重要的是,桂林米粉平易近人,人人都吃得起,历久弥新,品味隽永。

黄伟林在演讲

黄伟林的新书《历史的静脉—— 桂林文化城的另一种温故》


返回首页 | best365中文 | 群众文化 | 读者帮助 | 我要留言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3 版权所有 

桂ICP备 13005885号

桂公网安备45032302000028 号

联系电话:0773-6902750  

电邮:lctsg690275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