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堂】李骆公一一人生百岁,艺术千古,唯灵魂不朽

书香甘棠


     李骆公(1917~1992),原名李英、立民,早年笔名“黑沙骆”,是近现代中国着名美术教育家;是中西绘画相互借鉴、融合创新的先驱者;是现代书法篆刻艺术领域的先行者。



                                    天津教学时期的李骆公

      李骆公先生于1969年被下放到广西灵川县,当时的县领导敬重先生是个文化人,于是把他安排在县文化馆任图书管理员。先生因此“躲进小楼成一统”,开始了二十多年的书法和篆刻研究。

     

晚年李骆公与他的《龟虽寿》


      着名艺术家丁立人先生在广西美术馆举办李骆公诞辰百年艺术展上说:“李骆公一一人生百年,艺术千古,唯灵魂不朽。”

      丁立人把李骆公先生的人生与艺术概括为三个字,即三、二、一。

    “三”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学生阶段、上海美专及日本留学时期,学习汲取东西方艺术,尤其是西方艺术精华,充实自己,积蓄力量,此亦是李先生艺术的孕育时期。

     第二个阶段,就是工作阶段,将所学的艺术转化为自己的创作,主要体现在油画上,用笔强悍、奔放、粗犷 、具有明显的李氏风格。

      第三个阶段,就是广西阶段,移居桂林,受环境、人文等影响,放弃油画转向中国古文字研究,专攻大篆、象形文字,并体现在书法、印章上,在艺术上作180度转变,充分体现出李先生的志向、魄力和气度。


   杜牧诗《山行》

     李先生共有三个名称:李英、李立民、李骆公。这三个名称与三个阶段十分吻合,名称充分体现出三个阶段。学习阶段他广取博收,驰骋于西洋艺海,雄姿英发,取其“英”字。工作阶段,艺术成熟,建立风格,适至而立之年,取其“立”字。广西阶段,沉入中国古文字学,中国文字传统像浩瀚的沙漠,要走到头,必须具有骆驼精神,取其“骆”字。名称是符号,看似无意义,实则富有内涵,符合形式与内容统一的规律。

毛泽东诗词“无限风光在险峰”

     

    “二”为两种元素。

      一种是东方元素,一种是西方元素。艺术不外为东方与西方两种。艺术家学习与汲取的艺术不外为东西方艺术,其结果却产生三类艺术家,即东方的、西方的、东西方结合的。三类艺术家都具有创造性,而创造性最大的是东西方结合这一类。

     东西结合的艺术,是东方艺术元素与西方艺术元素的结合,故他的艺术具有三个特点:一是丰富;二是新颖;三是强劲。


 篆刻《洋为中用》

    “一”为一条主线。

     李先生在艺术征途上奔走多年,尤其是对西方艺术,投入的时间与精力为时虽长,但他毕竟是中华大地上长大的,血液里流着的是父母的血液,中华民族这个根是根深蒂固的。他在学生时代已对中国古文字发生兴趣了,当时或许是被一种思潮影响,掩盖了这种中国元素,使它隐退,其实是潜藏,绝非弃之,是留待日后破茧而出,是时,它不仅是原物,而是包含许多后来修得来的外加物,得其具有更丰富的艺术面貌呈现出来。李先生的艺术轨迹是从中华出发,途径西方,绕道日本,回到本土,李先生的艺术是回归的艺术。

      不出便无回,不去便无归,回归不是原地踏步,它比原点高出一个层次,是更上一层楼,艺术是这样一层层升上去的,升是必须是,也是必然的,在升的过程中,不忘这个回,不忘这个归,尤为重要,李先生做到了,他的人生可叹,他的艺术可颂。


     篆刻《山水甲天下》

      

      着名汉字艺术家濮列平说: 骆公先生未来可能是对中国大艺术发展有着卓越贡献的一个艺术家。

     学界都一致认同骆公先生的艺术创作是站在东西方文化的角度上探索而成的,那么,我们就更应反问,为什么先生受到政治压迫转投到书法和篆刻方向后就未曾改变过,表面上看这似乎是一个历史的偶然,但实际的情况是文革结束后,他是有可能回到绘画方向的但是却没有?显然,在这一反问中我们必须通晓,西方绘画和中国绘画的结合从徐悲鸿就已开始,走到今天对中国艺术的贡献都是有目共睹,但是这一结合后带来的终极性东西我们必须对其做出重新的定位和梳理,而骆公先生也是在经历这个全过程后转向书法的,他转向书法后站在东西方文明的角度探索,后来历史的必然使他回到了中国文化的本源来探索关于艺术的创新。


     篆刻《万象更新》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