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好书齐分享书评作品选 >> 再见艳阳天

再见艳阳天

——读《艳阳天》有感

(作者:石明丹)


真的很惭愧,头一次听说浩然,还是在他逝世的时候:2008年2月20日,在一份本地报纸上看到个所谓的专家学者写的一篇所谓纪念文章,通篇的遗憾惋惜,点缀着几句不痛不痒的好话,一副哀其不幸、恕其不争的架势。当时我就很奇怪,这个叫浩然的家伙,到底是个好人还是个坏人啊?



后来搜集革命电影,发现不管是哪个热心网友搜集的版本,都有浩然的《艳阳天》和《金光大道》,这才明白这个家伙在当年文学界的份量。好容易把《艳阳天》刻录成了光盘,却一直没看,反倒是那天去书市淘书,偶然发现了人民文学出版社重新出版的《艳阳天》三卷本,也许是出于对他个人的好奇,也许是出于对那个时代的敬意,我没怎么犹豫就掏出了原本打算买《孔庆东文集》的钱,把那三本大部头据为己有,带回学校慢慢欣赏。

读书,于我而言早已是件平常事,或一鼓作气,或悬梁刺股,或虎头蛇尾,反正从来没有过书上说的那种引人入胜的感觉。想来那三本大部头也不会例外,安安静静的在床头放了许多天之后,终于鼓起勇气翻开第一页,那个叫浩然的人也终于让我体会到了什么叫“手不释卷”──写的书让人拿起来就放不下,惟浩然一人而已。

看完《艳阳天》三卷,已经放暑假了,用了这么长时间完全是因为我自身的懒惰和愚昧。即便如此,我仍然认为这书是目前为止我读到的最好的书,无论是故事性、文学性还是思想性,我至今仍然清晰记得每次在困倒床头前翻开书后那种兴奋的感觉,没有哪本书能让我打消睡意,通宵达旦,除了《艳阳天》。


再后来又乘势把电影《艳阳天》也看了,感觉很差,演员的表演已经到位,估计是剧本的改编出了问题,我没注意是不是浩然本人亲自改编的。当然这也跟小说本身的特点有关,短短几个月的事情,竟写了三部书几十万字,且毫无拖沓敷衍之处,要想用电影那一个多小时的镜头语言去表现“被大大扩张的浓缩精华”,实在是难上加难。

记得有人说过,在那个年代的一批农民作家当中,柳青、孙梨、周立波、李准等都是从一个知识分子的角度去看农民、农村、农业,或者在旁观看,或者高高在上,只有浩然,是真真切切地站在农民群众当中,与农民一起流泪,与农民一起欢呼,与农民同呼吸共命运,是真正的“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

在很多当代文学史中,都认为“文革十年,文学一片死寂,只有一个浩然”,我想,这既是对他的否定,也是对他的肯定。正如那些所谓的专家学者们写的所谓纪念文章一样,明里沉痛哀悼实则咬牙切齿。不过无所谓,浩然在文革后一片非难声中傲然独立的姿态也印证了那句话:被你的敌人反对是一件好事。

听说浩然的《金光大道》写得更好,浩然自己也这样认为,可惜手头没有,很难想像那个比《艳阳天》更好的四卷本的《金光大道》,会是一个什么样子?

──“能用这么朴实的语言表达这么优美的意境,能用如此简单的文字展现如此复杂的斗争,能用那样浅显的辞句描绘那样深刻的变化,舍浩然无他尔”──(《艳阳天》读书笔记)。

当年的艳阳天已经远去,我只能靠阅读浩然的文字来重温那个时代,但愿,但愿再见艳阳天。


返回首页 | best365中文 | 群众文化 | 读者帮助 | 我要留言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3 版权所有 

桂ICP备 13005885号

桂公网安备45032302000028 号

联系电话:0773-6902750  

电邮:lctsg690275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