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好书齐分享书评作品选 >> 才情恰似春江水——康乔华诗歌印象

才情恰似春江水——康乔华诗歌印象

梅山子


常言道:桂林山水甲天下。生于斯、长于斯,多少也会濡染上山水的灵性。诗人康乔华有幸,广西的青山秀水给了他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同时他的诗歌作品中也明显有着玲珑剔透、色彩斑斓的诗心。

一、着意留心,人间处处含诗韵。诗人的很多作品都与山水有关,与身边的人与物有关。沿着诗人的创作轨迹,我们可以看出:无论是诗人早期的《我只是你的过客》、《西岭印象》,还是中期的《在大圩(组诗)》、《在水源山庄》,以及近期的《天坑》、《金钟山(组诗)》等,无不体现出诗人敏锐的观察力与慧黠的写作灵感。诗人善于观察,善于捕捉,把所见、所闻、所思,融进自己的诗里,真实而生动有记述着每一次游览的真实经历。谓之一路山水一路诗。

《湘西诗情(组诗)》是作者浏览湖南湘西后的感受,在作者的笔下“湘西阿妹”是俏月亮、“牛角梳”是苗家妹子的爱的信物,“吊脚楼”是幸福的代名词……湘西的一山一水一事一物莫不含情。

“在狭窄的古街古巷里/不见正午的农人/三两间颓废了的明清民居/如几颗灰暗的纽扣/扣住了我的目光与眼神”,《江洲头纪事(组诗)》通过江洲头、护龙河边、金山禅院、在青狮湖等所见所闻,生动般描述了江洲头的景物,抒发出作者无限的感概。

《九屋路口(外一首)》是作者的炼狱之旅,无论是“发现那辆来接我的越野车内坐着的女孩/是我曾经的红以及红之外的爱”,还是“这个三月的湖岸/仿佛不可躲避的宿命从另一个尘世涉水而来”。全都是作者不能明喻的内心秘密。

同样《金钟山(外三首)》是作者的又一次旅行经历的感受,作者通过对广西桂林金钟山风景区内各色景物的描写,进而抒发出自己对于此情此景的感悟。正所谓“智者乐山、仁者乐水”。“站在钟楼里俯视山下/一片花草被烟雾弥散,仙的境界里又不见琼楼玉宇”、“锦湖是金钟山一片飘零的叶子”、“鼓钟高挂在楼的中央/长寿宫里一尊二百多年前的寿仙供奉雕像高高站立”、“钟乳石、石幔以及石笋被它们渲染成一幅幅画卷/崖上的图案/显现一个寻找长寿秘方的传说”。

诸如此类,不尽枚举。不难看出,作者善于抓题材、组织题材并将题材揉进灵感中,变成清新秀丽的诗歌作品。

二、表现手法多变,表现方式灵活。读康乔华的作品是一种美的洗礼、艺术的享受。诗人不拘于单一的、呆板的描写或者干巴巴空而无物的议论与抒情,而是情景交融、虚实结合的以景寄情,借景抒情,景语即情语。

“词人之忠实,不独对人事宜然。即对一草一木,亦须有忠实之意,否则所谓游词也”(王国维《人间词话》)。诗人善于用清新洗练沉稳的文字描写出来自于自然界真实的物象。如《在水源山庄》写的是在“水源山庄”,“文协QQ群闹腾的朋友会聚”的热闹情景。所以用了“一壶桂花酒”,写了“酒一次次斟上又一次次干掉”,“夏天的风与雨越来越大时”等,这是当时的真实。《林间出口》是一首宛约的写景的小诗。在林间,潺潺水声,通幽曲径,水的碎响,豆豆青果,等等;走进林间,你听到的是“潺潺水声”,水声不远,“在雨雾浸透的一片绿荫里”,脚底下的“曲径”,“绕过被涔槽和溪涧截断的缺口”,水的“碎响”诱人,“一群打望的人纷纷举起相机”等等,不做作,不娇柔。《锦湖》是以芙蓉着称,所以有“湖边,有几朵芙蓉在细雨中妩媚着”。《东江月夜(组诗)》是写东江月夜的景,所以有“黑色河滩被微弱的光焰照亮”,所以有“朦胧的月色簇着馨香悄然滑落/风吹过,河面的浪花像一片雪呈现出来”。《滨江路》主要呈现的是滨江路的夜景,离不开“舞步”,“沿岸的光点”,还有悠长的“汽笛”。《钟楼》“鼓钟高挂在楼的中央”等等,以上的描写,增加了诗歌的真实感与现场感,从而为进一步的抒情有了依托、有了着力点。

写景有实写与虚写之分,所谓“有造境、有写境,此理想与写实下派之所由分。然二者偏难分别,因大诗人所造之境,必合乎自然,所写之境,必邻于理想故也。”诗人康乔华深得此话的要旨,因此在写景状物时,能够较好地处理好写实与写虚的关系,做到虚实结合,以实带虚、以虚化实。譬如《金钟山》,“站在钟楼里俯视山下/一片花草被烟雾弥散”、“燃上二支红烛”这是写实,“仙的境界里又不见琼楼玉宇”、“那个守钟的妇人对游人说/来到金钟山只敲钟不敬香等于一场空”是写虚。通过虚实相结合,写出了金钟山的宁静与神秘。

又如《锦湖》“几朵芙蓉”、“堤岸”、“叶片上挂着的水珠”是写实,而“闪烁钻石般的灵光”、“锦湖是金钟山一片飘零的叶子”是写虚,写境与造境有机地结合,烘托出锦湖那种一触即散、似梦非梦的美。此外《钟楼》、《天坑》、《1148次列车》、《信号山公园》、《在星月岛》、《药茶》等都是虚实结合的典范。

除了白描、虚实结合等手法外,作者还大量地运用了比拟、暗示、夹议平叙等灵活多样的艺术表现手法来展示人、事、物的美,抒发作者内心的歌颂、感叹与悲伤。进而增强了作品的感染力。

三、意象丰富多彩,意蕴丰厚。“词以境界为最上。有境界则自成高格,自有名句。”这里所说的境界是指意境。意境是指抒情性作品中呈现的那种情景交融、虚实相生、活跃着生命律动的韵味无穷的诗意空间。意境的构成是以空间境象为基础的,是通过对境象的把握与经营得以达到“情与景汇,意与象通”的,这一点不但是创作的依据,同时也是欣赏的依据。

说到意境不能不提到意象。意象是指客观形象与主观心灵融合成的带有某种意蕴与情调的东西。意象是比情节更小的单位,一般由描写物象的细节、象征、双关等词语构成,它的含义非常广泛。

一首诗能否引起读者的共鸣,能否给阅读者留下深刻的印象,都与诗歌本身的意境相关。无疑与诗人是否善于运用意象相关。康乔华在运用意象表达意境方面是达到了一定高度的,我们可以从他大量的诗歌作品中得到佐证。如《金钟山》通过钟、守钟的妇人、雾等意象,成功地结为“要到金钟山只敲钟不敬香等于一场空”,既是对于“佛”的挪喻又双关出“做什么事都必须兢兢业业、一丝不拘”。可谓意境高远。《天坑》通过、崖上的图案、长寿秘方的传说、漓江里的一个暗影等意象,来影射天坑的神秘,从而引起读者的向往,意境隐蔽幽深。《老街》是用了街边摊点与小吃、古饰品、街边女子、甜酒等意象,以烘托老街的古朴与历史悠久,然后再通过内心的遗憾、孤独,营造出作者内心的失落与惆怅。《木楼之夜》运用酒、莲等,直抵木楼的温馨与静美,等等。诗人在意象的运用中,情感得到了放大、诗韵得到发挥,读者读后想像得到启发。

四、语言精致清新,沉稳自然。如果说意境是诗歌的主体架构,那么语言犹如诗歌的装饰。有了好的意境,没有语言的润饰也会逊色不少的。

《滨江路》主要呈现的是滨江路的夜景,写得极其浪漫风采,尤其那迷人的舞步、沿岸的光点,还有悠长的汽笛,都让人感到了都市的豪华与人的潇洒,深有着时代的气韵节拍。作者为了表现这个主题用了“淹没在霓虹闪烁的夜色里”,这个“淹没”很有动态感。此外还有“沿岸的光点”,“散开柳丝的孤影”,“从桥头那边传来的汽笛声/在广场的几座铜黑雕像旁绕了好久”用得飘逸散漫;“心一直被它们喧扰着/还要掩蔽多久才能隐现时间里的真相”,用词闪烁、用语夸张、用字精致。

《金钟山》写金钟山的高,佛教盛况。为此用了“敲”,这个敲字富于联想。让人想起那络绎不绝的信徒。“一片花草被烟雾弥散,仙的境界里又不见琼楼玉宇”,“琼楼玉宇”用得讲究,从而连接前面的“烟雾弥漫”,多少有一些仙家口吻。

《钟楼》用语沉稳,仿佛是说着别人的故事。“鼓钟高挂在楼的中央/长寿宫里一尊二百多年前的寿仙供奉雕像高高站立”,微波不惊。“守钟的妇人却不停地为敲钟敬香的人/说着祈福的话像念诵的经文”,像木鱼一样没有表情、机械而程序化。而且中间没有焊接的痕迹,描述自然、承接自然、过渡自然。

“诗歌与摄影的话题/早已被一股追赶文字的风推向高潮/它们不在停顿里/为的是下一次更热烈的欢聚”(《柳园庄的晚》),文字清新,仿佛一股清风般徐徐吹来,令人神清气爽。

《在农家》“不小心说破的那些心事/如我悄悄兑现的一个不经意的承诺”,语言本身的诱惑已经超越了诗歌内敛的美,读起来令人遐想无限。

“风掀开涟漪像一棵树的年轮”(《在湖边》),“你背对我的一个转身/是一段曲线在时光里的构想”(《月光荷》),“可那些愿/随着一次又一次的诵经声/流转在深秋时节那轻啊轻的意境里”(《南普陀寺》)。以上的句子都是诗人康乔华贡献给我们的精神食粮。在短短的篇幅中,我要穷举如上一些令人口角生香的句子那是不可能的,请读者朋友们自己去发掘、去体会。我要说的是,作为一个科班出身的诗人,康乔华诗人并没有染上书院的陈腐气味、而是用清新的语言自然般展现语言质朴的魅力。尤为可贵。我想这与诗人长期生活在青山秀水中不无关系。

我是与诗人交往较早的网上诗友之一,几年来亲自见证了诗人的发展、进步,由此感到由衷的欣慰。为现代诗歌有这么优秀的后生感到希望,为认识这样有创作前景、有活力的年青诗人感到高兴。由此也由衷地祝福诗人在未来的创作中,以勤奋为基础、以推敲为准则、以务实求精为目标,争取更丰硕的创作成果。


返回首页 | best365中文 | 群众文化 | 读者帮助 | 我要留言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3 版权所有 

桂ICP备 13005885号

桂公网安备45032302000028 号

联系电话:0773-6902750  

电邮:lctsg690275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