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好书齐分享书评作品选 >> 散碎在笔尖的光阴

散碎在笔尖的光阴

秦莉


偶然瞥见一本书,在图书馆众多的书中,我就那么抽了出来,是陆苏的《小心轻放的光阴》。翻开扉页,“整个春天想念你,所有夜晚梦见你,也许让你知道,也许不,像梨花突然开白了山坡,并不说出春天已来”,我瞬时被这诗的空灵的意境所吸引。

书,分为几个小部分“忆,最美的童年;说,现在的生活;听,朋友的心声;观,世间的温暖;看,最美的风景;享,四季的光阴。”

“很小的时候就想出嫁,只为奶奶许诺给我做嫁妆的梨木妆台。小小的我啊,依着妆台,依着奶奶的呵护和爱怜,遥念嫁期……”这优美的文字,一下击中我心内最柔软的深处。哪个少女不钟情,哪个少女不怀春。每个女人的少女时代,都做过这样的梦吧,期盼着长大,期盼着成人,期盼着遇见生命中那个最重要的人,让他呵护,让他宠爱,让他视为手中的宝,痴痴爱爱,柔柔软软,相携相扶一生。她说出了我最想说的话,她表达了我最想表达的意境。原来文字可以这样优美,原来情感诉诸于文字,可以这样畅快淋漓。

“不过我私心里,其实还是很喜欢做个会点女红的女人。能动动剪子,捏捏针线,给家里添置一点小玩意儿,给自己添一条长裙或在黑布鞋面上绣一朵斗大的红梅……”心有戚戚焉。

我曾经很钟爱女红,曾经很擅长女红。我很喜欢编织毛衣。一本《毛衣编织大全》,几乎要翻烂,左研究,右研究,选择最漂亮的图案,依样画葫芦,左挑毛线右挑针,进行着艰苦卓绝的编织旅程。一件毛衣要编织许久,不为赶制,就是不紧不慢,享受编织过程的艰辛与困难。为自己编一件内穿毛衣,抵御冬天的风刀霜剑;为自己编一件外穿的毛衣外套,在冬日的阳光里花枝招展,明媚盎然。

曾绣过鞋垫,那漂亮的花鸟虫鱼的图案,简直要呼之欲出;织过围巾,那用粗大的棒针、雪白的丝线织就的围巾,有点象用钩针钩成,柔软丝滑,随意搭在脖子上,纯白绕颈,丝丝缕缕,轻垂而下;做过冬日穿的保暖鞋,用毛线织就做鞋面,用毛绒绒的绒面料裁剪做鞋里,一齐衲上鞋底,绒毛绒绒的露在外,那样的漂亮,那样的温暖。

我也很喜欢做个会点女红的女人,当一个女人专注地飞针走线或手持棒针穿梭毛线时,是那样尽显女人的温柔与婉约,很温馨很唯美的画面。

她的很多文字,真能让我产生很多共鸣,她的很多观点,我是那样的认同,她不时的一段小诗,意境是那样的优美。

“无你的日子,处处有你,我把你的名字,种遍手心手背,白天黑夜,房前屋后,种瘦了我整个烟雨江南。”读罢,竟是有想流泪的感觉,感同身受。

陆苏说,做一个淡淡的女子,不浮不躁,不争不抢。

容颜会老去,四季不会停。那些散碎在笔尖的光阴,寂静欢喜。

返回首页 | best365中文 | 群众文化 | 读者帮助 | 我要留言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3 版权所有 

桂ICP备 13005885号

桂公网安备45032302000028 号

联系电话:0773-6902750  

电邮:lctsg6902750@163.com